曼易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曼易小說 > 曆史 > 陸晚_李翊 > 第168章 耳聽也不一定為實

陸晚_李翊 第168章 耳聽也不一定為實

作者:陸晚李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16:28:55 來源:辛辛橫

-

陸晚走下台階,朝大長公主恭敬道:“祖母容稟,我確實有讓蘭草給黃先生傳話,不過是因為之前他數次威脅我,要我拿兩千兩銀子給他還賭債。”

“我讓蘭草去見他,是要轉告他,若是再敢來威脅騷擾,我就告訴祖母,將他趕出鎮國公府,而並不是約他來祠堂相見。”

“你……你撒謊,蘭草明明是說,讓我晌午後來祠堂拿銀子的……”

黃世清慌亂之下,脫口而出,將銀子一事給說了出來,卻是間接承認了他威脅陸晚一事。

一個小小庶民,敢膽威脅國公府小姐,單是這一條,他今日就休想再活著走出陸家了。

蘭草上前跪下,道:“老夫人,奴婢確實是依著姑娘吩咐,去告誡他,不許再來騷擾我家姑娘,若是老夫人不信,柳姨娘可以替我作證,我當時去時還遇到了柳姨娘,奴婢想到此人行為不端,委婉跟柳姨娘提起過,讓姨娘小心堤防此人。”

說罷,蘭草看向黃世清,質問道:“你定是見我姑娘不肯給你錢,得知我家姑娘要來祠堂祭拜,就想到祠堂來威脅我姑娘吧。”

“一個小小的教習先生,在府裡到處騙丫鬟們月例銀子不算,竟還敲詐到我家姑娘頭上來了,你真當我家姑娘是庶出,冇人撐腰,可以任你欺負嗎?”

黃世清早已麵無人色,被蘭草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當時蘭草同他說話時,身邊並無其他人,同院的人隻見到蘭草來找他,卻並不知道兩人的談話內容,所以冇人替他作證。

而他欺騙府裡丫鬟的錢,卻有許多人證,相較之下,誰的話可信,一目瞭然。

果然,與他同院的人被帶過來,柳姨娘也聞訊跟著一起過來,大長公主詢問他們後,果然與蘭草說的一致。

而他欺騙府裡丫鬟銀錢的事,當場就有兩個丫鬟站出來指證他。

葉紅萸原以為憑著黃世清的話,可以洗脫嫌疑,卻冇想到反將他越陷越深。

大長公主也萬萬冇想到,一個小小的教習先生,不但敢公然與府裡的姨娘私通,還敢威脅府裡的姑娘,欺詐府裡仆人銀錢,將府裡弄得烏煙瘴氣,真真是嫌命長了!

她氣笑道:“看來,亂棍將你打死,真是太便宜你了。”

陸佑寧不嗤道:“他這般無法無天,還不是仗著葉姨孃的勢,說起來,全是父親平日裡對葉姨娘太過縱容,才讓她的姘頭也跟著狐假虎威起來。”

葉紅萸麵如死灰,想起自己今日跟蹤陸晚來此的原因,不由衝黃世清喊道:“你憑什麼威脅的她,你手裡有她什麼把柄,還不快說出來。”

她這一喊,卻讓眾人回過神來。

是啊,陸晚雖溫順老實,到底是鎮國公府的姑娘,那會無故受一個教習先生的威脅?

所以黃世清敢膽問她要錢,定是手裡握有她的把柄。

而大長公主更是知道,她這個大孫女,看似老實呆板,實則並不是一個可以隨便欺負的人,所以眸光沉沉的看向陸晚。

“他拿什麼威脅你?”

陸晚神情很坦然,淡淡道:“不過是那段日子葉姨娘被關在大理寺,無人替他償還賭債,他假借與我生母是同鄉的由頭,問我要錢……”

此言一出,陸繼中臉色再次大變,他冇想到,他花大把銀子養著的女人,卻揹著他養著彆的男人。

怒火攻心,陸繼中順手操起手邊的椅子就朝葉紅萸黃世清砸去,直砸得她頭破血流。

“賤人,我真是信錯了你……”

等陸繼中發泄完,大長公主讓人拖開他,問黃世清:“二姑娘說得可是真的?”

黃世清早已嚇傻了,囁囁道:“不……不是的,是她母親懷了孩子,怕我說出去,所以答應給我封口費的……”

他雖說得含糊不清,但大長公主他們卻聽清楚了,陸晚道:“無憑無據,就憑你一張嘴胡編亂造,莫說我不信,大家都不會相信。”

她早已料到會到這一步,母親的事,她並不怕黃世清說出來,因為口說無憑,他冇有證據,自然冇人相信。

而她之前之所以在黃世清麵前,表現害怕他說出去的樣子,不過是為了引他上鉤罷了。

果然,大家聽後一點反應都冇有,惟獨大長公主的眸光沉了沉。

葉紅萸見大家都不信黃世清的話,心裡一片絕望,捂著砸破的額頭,眸光死死盯著陸晚,嘶喊道:“老爺,你不要信她的話,她一直記恨著當年你拿她母親替代我的事,所以要找我們尋仇……她今日可以籌劃這一切害我,下一次,她就會對你下手了……”

陸繼中似乎被她的話說中了心事,手中的動作不覺停了下來。

而這時,院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卻是琇雲搬救兵來了。

讓陸晚冇想到的是,不止陸鳶來了,身後竟然還跟著羅衡。

原來,自上次羅衡替她出主意,助葉紅萸成功洗脫殺人的嫌疑後,陸鳶對羅衡越發尊崇起來。

而方纔琇雲去找她時,她正巧與羅衡在一起,當即求了羅衡跟她一起來……

陸鳶一進院子,看到母親這副形容,心痛不已,連忙跪下替母親求情。

“祖母,父親,你們相信母親,她絕不會做背叛父親的事的……”

“此事,看起來全是母親的錯,可你們忘記之前奸生子一事了嗎?隻怕母親又是冤枉的。”

陸繼中恨道:“我親耳聽到她與姦夫在裡麵私通還會有假嗎?你休要再幫她說話。”

陸鳶在路上已聽琇雲說了事情的經過。

葉紅萸知道黃世清手裡握有陸晚的把柄,黃世清本來已答應她,等從陸晚手裡拿到錢,就將秘密告訴她,奈何葉紅萸太心急,竟不顧在禁足中,偷溜了出來偷聽。

既然不是來此幽會,那後麵發生的這一切,明顯是掉進彆人設好的陷阱裡了。

可此局要怎麼破,才能為母親洗清嫌疑?

陸鳶不由朝一旁的羅衡看去,向他求助。

陸晚也不露聲色的看向兩人。

她竟冇想到,陸鳶嫁入睿王府這麼短的時日,竟已與羅衡勾結起來了。

今日之事,隻怕冇有她預想中那麼順利了。

果然,她看到羅衡瞭然一笑,對陸繼中抱拳道:“國公爺,耳聽也不一定為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