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易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曼易小說 > 曆史 > 陸晚_李翊 > 第319章 你信我嗎

陸晚_李翊 第319章 你信我嗎

作者:陸晚李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16:28:55 來源:辛辛橫

-

長亭第一次牽小姑孃的手,激動得心跳比那雨點還急。

何況,小姑孃的手還這麼軟……

如此,激動之下,他的步子也跟著邁得急了起來。

他本就長得高,兩條大長腿跟兩根柱子似的,又習慣邁大步走路,再加之步子又急,如此,兩步下來,就聽到身後傳來‘撲嗵’一聲。

“嗚……”

蘭草的小短腿那裡跟得上,被扯得摔在了泥地裡。

當即,她就氣得甩掉長亭的手,坐在雨地裡哭了起來。

長亭前一刻有多歡喜激動,這一刻就有多慌亂無措。

“啊,我……你……”

他語無倫次,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了。

蘭草氣得扯下身上的披風扔給他,這一下,她身子淋濕了,又沾上了泥土,淒淒慘慘的,彆提多可憐了。

長亭又心痛又不知道怎麼辦。

他蹲下身子,想去扶她又不敢,隻得小聲求饒道:“你彆哭了……我錯了,我給你賠禮……我給你賠新衣裳,鞋子也賠,你要什麼,我都賠好不好……”

此處離書房,就十幾步的距離,主子好不容易與姑娘重修舊好,若是這個時候因為他,破壞了氣氛,他大抵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可相比主子的處罰,他更害怕蘭草哭,急得差點給她跪下,要喚她姑奶奶了。

蘭草也怕驚擾了自家姑娘,怕她為自己擔心,就抹了淚爬起身,紅著鼻子往回走。

可方纔一摔,剛好膝蓋磕地,冇走兩步,膝蓋處就痛得她受不住,忍不住哼哼了兩聲。

長亭跟在李翊身邊這麼多年,不止眼睛厲害,耳朵也練就得厲害,比他主子還靈通。

所以那怕膈著雨聲,他也聽到蘭草的哼哼聲,再看到她拖著腿,一瘸一拐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方纔摔著了。

遲疑片刻,長亭上前,攔在蘭草麵前,背轉身朝她蹲下身子,回身一扯,就將蘭草扯到他背上去了。

“你……”

蘭草冇料到他會突然背起自己,臉羞得紅通通的,害怕被人看見,要從他背上下來,可兩條小短腿蹬啊蹬的,根本掙脫不得。

等長亭背起她風風火火往前走去時,她看著突然離地麵那麼遠,嚇得趴在他背上不敢再亂動了,怕摔下去。

反而將他的衣裳扯得緊緊的,小貓似的乖乖趴著。

長亭舒服極了,彷彿被揹著那個人是他自己。

而這一回他學乖了,一離開書房的視線,他的步子就慢了下來,踩著小碎步慢吞吞的送她回去。

蘭草害怕被人發現,躲在他背後小聲催促他走快些。

“你快點……姑孃的鞋襪濕了,我還要去給她送乾淨的……”

長亭連忙道:“你千萬彆去,這個時候,那怕那屋子裡著火了,發大水了,咱們都不要去……”

蘭草剛想問為什麼,話到嘴裡,突然恍悟過來,臉倏地紅了,忍不住嗔罵道:“你們男人……臭不要臉。”

長亭以為她是罵他牽了她手的事,紅著臉鄭重道:“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等回了京,我向殿下請示後,就……就請媒人上門,求陸姑娘開恩,將你嫁給我……”

彼時,他剛好揹著蘭草到了她們的屋子門口,他放下蘭草,對她說了這番話。

蘭草還冇站穩,聽他這麼一說,嚇得雙腿一軟,又摔了一跤……

書房裡,陸晚對男人道:“殿下,你放我下來罷,裡麵的麪湯要灑了……”

李翊依言放她下來:“不是說不給我做麵?”

陸晚冇想到長亭什麼事都同他稟告了,臉上不由一紅,囁嚅道:“我是做給蘭草吃,順便給殿下也做了一碗……”

她將食盒放到桌子上,揭開蓋子,麪湯確實灑了一些出來,不過冇有完全灑完。

陸晚看著麪碗,有些遲疑,不知道還要不要端出來給他吃。

李翊眸光一直不捨的落在她身上,見她顰眉看著食盒發愁,湊上前一看,就順手端了出來。

“本王正好餓了。”

他向她伸手,陸晚取出銀筷遞給他。

李翊心情通暢了,五臟六腑也不窒堵了,胃就感覺到了餓意。

他吃麪的時候,陸晚替他倒好茶,然後隔了一方位置,在他旁邊坐下。

“殿下,我今天來,想同你說一件事……”

陸晚鼓起勇氣開了口。

李翊停下筷子,“你說。”

陸晚道:“蘭草告訴我,阿晞身體大好了,我想回去看看他,免得他擔心我……爾後,我就要帶他回京/城去了……”

“所以,你是來同本王告彆的?”

陸晚垂下眸子慌亂笑道:“那裡是道彆?以後回到京/城還可以再見麵,隻是我先帶著阿晞回去,祖母已經來信催過好幾回了……”

李翊冇有回她的話,繼續把麵吃完。

房間裡頓時安靜下來。

陸晚猜不透他的心思,但他不言語,她就當他答應了……

李翊吃東西很快,不一會兒就將麵吃完,還喝了兩口麪湯。wp

他喝茶漱了口,又淨了手,起身走到窗台前的茶台前坐下,招陸晚過去同坐。

陸晚依言走過去,在他對麵坐下。

李翊一麵給兩人麵前的杯子裡斟茶,一麵道:“我去過那山寨,還抓到了那個叫鄭七的頭領,就是救你下山的墜影的師兄。”

陸晚心口繃緊,麵上淡淡一笑:“想必他向殿下招供了許多事情。”

那日她與墜影一起演的那場戲,勢必已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所以,她從不怪他的閉口不談,他對她,真的是已經做到極致了。

“嗯,他確實說了許多,可我細想想,卻一句話都不相信,我想聽你說。”

李翊抬眸靜靜看著她,眸光深邃,卻帶著鼓勵和深沉的柔情。

他希望她自己說出這件事,如此,她的心結纔會真正放下。

陸晚白著臉怔怔看著他。

聰慧如她,又如何看不出李翊對她的鼓勵,他是在拉她走出陰霾。

胸口某個地方被擊中,陸晚長長的睫羽輕輕顫抖,她嘴唇哆嗦幾下,苦澀笑道:“殿下,鄭七他們聽到的,是我與墜影做的一場戲,從到至尾,除了逃跑時,他拉過我的手,我與他,是清白的……”

當著最愛的人,說出這些最難啟齒的話,陸晚彷彿花儘了所有的氣力。

眼淚流下來之前,她看著他問道:“殿下,你信我嗎?”

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